Cushing Syndrome

医生,我到底是怎么了?黄嫂捧着打上石膏的右手,着急的问:说的话我怎么听都不明白,你可不可以用华语再说一遍?

我看着她圆圆肉团一般的脸,尽量放缓:这是<库欣综合症>,Cushing Syndrome。。。

等等,等等。。还没说完,黄嫂急急打断我的话:什么<哭心哭心>的,我就快要哭死了,还哭心。我的手轻轻敲到门板,就无端端的断了。打上石膏后你就忽然间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告诉我这什么劳子的哭死什么什么症。

就当它是哭死症好了,我无奈的摊摊手,顺着她的语气:我来,就是要帮你医好你这所谓的哭死症的。

这时的情况自然不能继续解说库欣综合症与肾上腺的关系,以及电脑断层扫描之类的医学用语。不然的话,不是黄嫂哭死,而是我自己会被黄嫂激得哭死了。

要怎样医?黄嫂问。

开刀动手术。我正想着库欣的一些资料,微微走神,所以反射性的回答。

什么?开刀?高八度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深吸一口气:别这么慌张,我慢慢告诉你。我用力的捉着黄嫂的肩头,帮她冷静一些。

医生,老实说,我到底是怎么了?问题转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点。

实,黄嫂这些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内分泌失常并非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得清楚的。更何况如果病变的器官是比较鲜为人知的腺体。黄嫂患的是肾上腺肿瘤,这种瘤算是比较罕见的病历,往往一千人中只有一个人会有如此的疾病,而这些所谓的病患就算活到壽终正寝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的一颗肿瘤在体内。在这些病患当中,像黄嫂一般的病历,只占了总数的七巴仙。这是肾上腺释放太多的皮质醇,导致身体机能病变。患者大都会骨骼疏松,身体肥胖但是手脚瘦弱,皮肤容易受伤容易瘀血,还有等等等等的一大堆症状,统称为库欣综合症

问题现在来了,起先这并不容易跟病患解释何为库欣综合症,再来就是关于肾上腺,还有它所释放的荷尔蒙。很多人都不晓得什么是肾上腺,以及不能理解小小的一粒腺体,如何释放三四种不同的荷尔蒙。每一种荷尔蒙失调都会对身体造成巨大的影响,就好像库欣综合症就是皮质醇过多而引起的。到了这里,每个人都会问什么是皮质醇,皮质醇就是肾上腺所制造的类固醇,我们需要一定的份量来维持生命与活力,但是多了的话就是这种库欣综合症。有很多原因可以导致库欣综合症,黄嫂的是因为肾上腺肿瘤的关系。好消息是它是有可能根治,坏消息却是需要动手术,而这类的手术有一定的风险。

医生,真的要开刀吗?还记得当时黄嫂颤抖的声音在我耳边徘徊。

不开不行。我直视她的眼睛,诚恳的道:术是有一定的风险,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医生都会在你身边。

实说,成功率有多少?望着电脑荧幕上的肿瘤x光片,黄嫂的眼泪不自觉的沿着她肥肥的面颊滑到了下巴。荧幕上是个接近十公分的左边肾上腺肿瘤。

别担心,成功率超高的,超过九十巴仙。我笑着,尽量隐藏笑容里面一点点的心虚,因为在医学上,九十巴仙是个不是很高的巴仙率,很多手术我们都能做到99.9%

“………”黄嫂静静的抽泣着。

给了她一张纸巾:说,你这手术不只是我一个人做的。我的大教授,麻醉科教授以及内分泌内科专科教授都会一同联手,所以你不必担心这么多。手术的事就让我们来担心吧!

一大串的内科外科麻醉科教授大教授专科教授等等名词全都搬了出来后,黄嫂的情绪也比较平复,比较放心了。

术如期进行。开刀房闹烘烘的,医生护士开刀房助理甚至医学生都来了。难得一见的病历,难得一见的手术自然吸引了不少的人潮。还好一切顺利,三个小时后,我步下了手术台,扯开无菌袍后就坐在一旁等黄嫂醒来。这是我多年来的习惯,总会等到病患苏醒后才离开。

三天后,黄嫂出院了。三个星期后,她容光焕发的来复诊,还带来了一袋的萍果。
我打趣道:你一定是不想再见到我们了。

为什么呢?问。

为。。因为。。我笑了笑:“an apple a day, keep the doctor away

如果您对以上的状况有任何疑问请咨询我们的手术专科医生, Dr. Chong Shun Siang. 请拨电 03-6141 8533 以做预约。

Advertisements